强龙历史网中国最全面的历史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手机版

 

最悲剧的红色女谍关露 解放后被折磨致死

2016-12-11 00:00 来源:未知 编辑:强龙小编admin 评论:189

红潮导语:但是,这个女人,在经受了间谍任务的考验,又经受并支撑过了十年严酷的囚禁生活之后,在平反的那一刻,却选择了离开。

近几年来,“谍战”成为影视剧导演们青睐的题材,那些迅速抢占各电视台黄金时段的谍战剧真是数不胜数:《潜伏》、《暗战》、《旗袍》、《密使》、《密探》、《密令1949》……电影《色戒》、《风声》的票房之高更是引发了人们对“美女间谍”故事的强烈好奇。这样的影视剧多么好看啊——女人,美貌、艳装,高贵而神秘,看似单纯简单,其实深不可测,你知道她必然是故事的,但不确定这故事会怎样的演绎,每一个眼神的顾盼流转中都有意味深长的含义。最后终有一刻,她露出了真实的面目:一个插入敌人心脏的间谍。这个身份一直秘而不宣,直到最关键的时刻,对敌人进行致命的一击后,美女间谍主动或被动暴露身份,悲壮殒命。

带着《风声》中仍然记忆犹新的惊悚与残酷,我进入关露的散文,那种奇怪的对比一时让我有些恍惚:这个女人的生命果真曾经与“间谍”身份有关么?她是那个曾经走近令人发指的“76号魔窟”的地下党员么?是利用《女声》杂志作为掩护搜集日本情报的特工么?而在她的散文里,她却是那样一个平凡而俗常的小女子,那个十点半钟从戏院走出的女子,那个独自走在秋夜的微风与细雨中的女子,她说刚出戏院时同路的有五个人,转了个弯就只剩下两个,再转一次弯就只剩下形单影只的自己,她说恐怖与畏惧同时袭来,以至于“我要因可怕的威胁而瘫倒了”。①

但关露的确曾以“特工”身份受命策反“76号魔窟”负责人李士群,时间上与郑苹如(《色戒》中王佳芝的原型)实施刺杀丁默邨计划几乎是同时:1939年秋冬之际。只是与郑苹如相比,关露的谍报生涯显然少了许多神秘、激烈与戏剧性——在历史的舞台上,郑苹如从容而华丽地登场,后来又悲壮而华丽地收束,生命在最青春亮丽的时刻戛然而止——这更符合谍战剧导演们的口味。

关露的故事却是另外一种版本,但有着一样苍凉而落寞的底色。没有郑苹如那样显赫的家族背景、美艳的外貌、自如多变的应对能力,关露又是怎样坚持着她的谍报生涯的呢?与郑苹如相比,关露更是一介平凡女子,当命运将她放置在一种“非凡”的境遇之中,她的生命也就失去了原本的节奏和旋律,她的一生也就成为“没有节拍的歌唱”。②

走出家庭:一个平凡女孩的青春轨迹

为了体现关露命运中的传奇意味,一些报刊杂志和传记文字喜欢赋予她这样的概括:“三十年代上海滩三大才女之一”、“与张爱玲、丁玲齐名的女作家”、写出不朽诗篇的“民国才女”等等,这些关乎写作能力的定义与她“红色间谍”、“中共特工”的身份结合在一起,似乎更能显示她非同凡俗的生命情态。但事实上,无论就写作的数量还是质量而言,关露都无法与张爱玲、丁玲相提并论。

关露留下来的文字并不多,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能见到的出版作品有如下几种:《太平洋上的歌声》(诗集,生活书店1936年出版)、《新旧时代》(自传体小说,光明书店1940年出版)、《苹果园》(中篇小说,工人出版社1951年出版),除此之外还有散见于报刊的散文、评论、诗歌,以及八年监狱生活留下的《秦城诗草》11篇(未集中出版)。

在数量有限的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朴素、认真、愿意体味并表达生活的女作家的形象。关露的文笔清丽、婉约,行文清浅流畅,既无张爱玲的“清峻决绝”,也无丁玲的挺拔锋利——三十年代的上海,这样棱角不是特别分明的写作又何以能与张爱玲、丁玲齐名呢?除了那首因电影《十字街头》而传唱下来的主题歌《春天里》(关露作词)外,我们甚至几乎淡忘了她的文字:春天里来百花香,/郎里格郎里格郎里格郎,/和暖的太阳在天空照,/照到了我的破衣裳。/郎里格郎格郎里格郎,穿过了大街走小巷,/为了吃来为了穿,/朝夕都要忙。/郎里格郎郎里格郎,/没有钱也得吃碗饭,/也得住间房,/哪怕老板娘作那怪模样……

歌词里流淌着底层小人物每日生活的尘俗气息,而关露本该就是这样一个在凡俗之中穿梭、操持的女人:出身平凡又难免有小小波折,相貌普通但不乏秀丽,性格文静、做事认真……这样一个女人,她最贴合的生活状态应该是有一个家,有丈夫、孩子,依靠写作和教书谋求着一份平凡而平稳的生活。

1907年7月25日,关露出生在山西省右玉县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前清举人,做过当地的小县令。母亲是父亲用赌博赢来的四千两银子换得的继室,每每父亲拿这个理由发火宣泄、以示权威的时候,母亲总是据理力争:我可以养活我自己,我要出去教书。接受过女子专科学校教育的母亲将自主、自立的理念也传达给了关露姐妹:“明白了吗?一个没有知识的女人,她一生的生活就等于下跪。”“要独立和自由就要有知识,要有知识就得念书。”③

九岁那年父亲去世,母亲就靠在师范学校和师范附小教书的微薄收入养活着一家四口,物质上虽然清贫拘谨,但关露和妹妹读书认真,表现优秀,母亲又尽可能替她们阻挡着外来的纷扰,至少在这个时期,两人的生活还算风平浪静。即便是十六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都并没有给关露的生活带来实质性的变化——母亲离开了,但家庭的格局似乎并没有改变:关露与妹妹跟随祖母来到南京二姨妈身边,与寡居的二姨妈同住,用关露在《新旧时代》中的形容就是“这时我们还是四个人住着……只不过母亲换成了姨母”。

真正促使关露下决心走出家庭的动力来自于二姨妈的婚姻观念和逼婚行动。这个家庭生活极其不幸的女人天天借酒浇愁,她不断向关露姐妹灌输的一个观点就是“结婚是女人的终身大事”,嫁一个有钱有势的好人家才是一个女人的首要问题。关露极其反对姨妈的观点,但又无力阻止她的唠叨、灌输与行动,这个家开始让关露感觉到痛苦与无奈:“我开始讨厌我现在生活着的家了。我觉得我没有说话和行动的自由。”“我家里的一切都使我感觉厌倦和抑郁。”“她(二姨妈)能使我因违反她的意志而感觉着灵魂的苦痛和不愉悦。”④

虽然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但关露姐妹明显感觉到姨妈在为她们的出嫁而积极准备、物色人选。潜在的威胁让两人做出决定:离家出走。一个偶然的契机使关露脱离了家庭来到上海,并在这里遭遇、认识了热心慷慨的刘道衡(刘原为同盟会会员,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了解了关露的情况以后,刘道衡收留了她,并且愿意提供学费,送关露到上海法科大学法律系念书。

迈出家庭这一步对关露而言意义重大,它不仅意味着对重蹈旧式女人命运危险的躲避,更意味着关露精神与视野的变化与拓展:当交流与交往的对象由封建家庭成员变成了见世面、经风雨的社会人士时,关露的思想观念也在发生着变化。

除了刘道衡外,法科大学的许多老师和学生都是爱国人士和革命家,关露与刘道衡的妹妹刘文渊一起住在亭子间时,来往的朋友中也不乏倾向革命的年轻人。自传小说《新旧时代》中关露曾提到一位叫作“宋景”的女孩,叙述者“我”起初无法理解这个说话柔和、姿态优美的南方女孩竟然喜欢看革命书籍,于是困惑地问道:“你为什么对这些流血和战争的书发生兴趣,你不觉得危险和可怕么?”那女孩回答:“我不喜欢流血和战争,但我以为书上面的理论很有道理。”她认为唯有这样的办法可以解决社会与人生的问题。⑤

本文转载于互联网,不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如有侵权,请与QQ:165296321联系,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Tags:中国历史 中国野史 野史 艳照 不雅照 秘史 赵本山 强龙历史网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报道

】【打印繁体】 【关闭】 【返回顶部

精华文章处广告位置 联系QQ:165296321

广告合作QQ:165296321

新闻速递

广告合作QQ:165296321

·开国上将排名 萧克为什么是开国上将排名第一?
·揭秘王洪文的私生活:爱看黄片 钓鱼也要女人服侍【图
·叶剑英为什么叫花帅?叶剑英晚节不保是怎么回事?
·傅雷简介 傅雷怎么死的?傅雷遗书【图】
·毛主席因何事怒摔茶杯 国民党军阀竟被夷灭九族!
·徐向前元帅没真正掌握过军权之谜 其中有何隐情
·开国上将张爱萍与一位普通退伍士兵的患难之交
·揭秘:林彪的四野为何能成为解放军中最能打仗的一支部
·长征中红25军转战万里人数不减 走出97名将军【图】
·1959年军委扩大会议钟伟将军为彭德怀讲话被林彪下令当